为什么我终于敢把孩子送进“看不见,摸不着”的线上课堂

来源:人民网 编辑:李 莉 娜2020-09-22 11:57:01
浏览

  中新网9月22日电 2020年的秋天,北京市海淀区。上一年级的儿子在家“待机”半年后,终于顺利开学,36岁的李女士的生活也随之回归正常。唯一与过去不同的是李女士的日程表,她会提前在每周日的晚上,为儿子规划好新一周的网课安排,提前一天约好孩子第二天的网课。自疫情以来,这俨然成为了她的习惯。  

  “网课?肯定不行。”这是李女士在1年前的秋天,被问及是否会因为时间、空间的便利性而让孩子“转战”在线课堂时她几乎脱口而出的回复。一到周末,她就带着孩子风尘仆仆地奔向海淀黄庄去上辅导班,几乎牺牲了所有个人时间。即使这样,那时的她也认为,线下培训机构有实体,“看得见摸得着”,真实的、有同学一起上的课堂也能让孩子参与感、竞争感更高。可以直观看到老师的质量,也可以和其他家长进行线下交流。

  然而她自己也没想到,一场疫情,让她对自己过去认知推翻得这么快。现在她给孩子安排了51Talk的口语课,火花思维的数学课,还时不时让孩子上Scratch玩玩编程。再聊起“网课”时,她的态度已经“真香”了:“没想到这么方便。现在足不出户就能给孩子一个很棒的外教,在家也能跟名校老师学编程,我就在旁边看着他,吃喝都方便,不出门我也放心。”

  当下,分布在各个城市的“李女士”们非常多。他们中绝大多数之前从未接触过线上教育,也有一部分是之前接触过,但并不信任这种形式的。让他们接纳“网课”这种全新的形式并不容易。然而今年,很多家长都渐渐尝到了在线教育“真香”的一面。

  这种转变原因是多种的。外部因素是疫情。学生出不了门,只能在网上学。内部因素,纵观市面上头部的在线教育产品也可以得知,这些产品越来越精细化运营,服务和质量都有可观的提升。像音乐、美术、物理这类课程,也有了针对的线上教育产品。

  同时,教育普惠也随着K12在线教育行业的飞速发展,跳脱出纸面概念一跃成为现实。只要有一部智能手机,坐在家里的沙发上就能接受各科名师和口语外教的指导。一流的学科辅导教育不再是一二线城市的专属,三四线城市的家长也可以让孩子在家享受名师授课,通过在线教育拉近与一二线城市的教育资源差距。这么好的时机,怎会有家长放弃让孩子进步的机会?

  一切看似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但普及面广了,必然会出现许多之前不曾被注意到的问题。比如退款难、虚假营销、师资不稳定等等……大量的投诉奔涌而来,可以说,今年在线教育的爆发带来了多少新用户,就暴露了多少老问题。

  如今半年已经过去,企业是如何应对的?家长们对K12在线教育产品更加信任了吗?

  环境的喜与忧:混乱终结之时

  在国家方面,政策对在线教育十分支持,极尽所能加大监管力度。近年我国积极鼓励“互联网+教育”的协同发展,而突如其来的疫情更是加速了在线教育的发展与普及。

  在2019年9月30日教育部颁布的《关于促进在线教育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中,从发展目标及手段、政策扶持体系、管理体系多个方面入手,全面鼓励在线教育行业的发展。明确表示“在线教育是运用互联网、人工智能等现代信息技术进行教与学互动的新型教育方式,是教育服务的重要组成部分”,认可了在线教育在教育行业中的重要位置,肯定了在线教育为教育发展带来的革命性意义。

  有了国家的政策支持,以及特殊时期的环境所致,在线教育发展进入空前利好时期。《K12在线教育消费者认知状况调查报告》预计,2020年K12在线教育市场规模将达3045亿元。以K12在线教育英语类产品为例,形式一片大好,其中龙头企业51Talk已经连续盈利三个季度,最新季度的营业额更是高达4亿元。

  与上面的盈利数字形成强烈对比的是,网络中在线教育的负面信息高达84.85%。于在线教育平台繁多、竞争激烈,普遍存在超前、拔高的学科类教育,严重误导消费者;产品广告营销过度、学习解答问题不精准的问题也比较突出。此外,有些平台存在授课教师资质良莠不齐、授课内容不佳、虚假宣传、霸王条款、任性停课、退款难等问题,有些学习类APP甚至涉嫌传播未成年人不宜信息,或出现突然停业和“跑路”事件。

  因为在线教育这个新赛道的准入门槛较低,而市场又大,所以难免有许多鱼龙混杂的企业趁乱进入该产业。

  对于这方面企业的监管、处罚,国家也出台了一系列政策。从2018、2019年开始,国家的条例政策就在半年的速度更新完善。

  为什么行业乱象依然那么多?

  很大一个原因就是行业内部的自律性不足、内部监管不够、恶行竞争严重,导致产品求快求新,许多小机构把经费花在夸大宣传上,甚至拿不出合格的产品,资质混乱问题严重。直接导致了用户体验差、投诉多。

  调查显示,在绝大多数非学历在线教育培训经营者的合同文本中,仅有对消费者的义务设定,而少有对经营者的实质性义务设定。尤其对最为重要的培训质量问题基本没有涉及。把没有资质的说成有资质,把刚毕业的说成有教学经验。至于教学内容,有的仅仅是把线下教育直接搬到了网上,采用灌输模式,个性化、交互性差,课程质量不佳且同质化严重。

  比如李女士在给孩子找线上编程教育机构的时候,曾经关注过一家叫童程童美的少儿编程培训机构。在体验课结束后不仅天天被该机构销售人员电话催续课,而且提出想看教师资格时,对方也百般闪躲,只说“经过严格的培训考核”,但根本无法出示任何有效的学历或教师资格证书。这就是资质混乱机构的典型话术。这样的企业,怎么能让父母信服呢?

  在教育普惠、教育公平的发展之路上,比起市场规模、市场占有率和发展速度,企业更应该把保护消费者的利益放在首要位置。三四线城市的家长消费水平有限,试错成本高,一旦在产品使用的过程中被骗、被坑,产生挫败感,只会加速他们对整个行业的不信任。轻则影响孩子的教学质量,重则影响整个行业的发展风气。无论是在线教育,还是线下教育,只有建立在口碑上的发展,才是有长久价值的发展。

  在此背景催生之下,几个在线教育的龙头企业也放下了对立竞争的态度,携手为表率,一同整治行业乱象。

  今年9月2日,K12在线教育服务与评价标准研讨会在京召开。此次研讨会由北京、天津和河北等省市的消费者协会共同举办,51Talk、网易有道、猿辅导、作业帮等在线教育龙头企业共同参与讨论。一同商讨如何改善当下的在线教育产品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