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万亿被窃取 兰德公司揭露美国1%富豪暴掠社会财富

来源:人民网 编辑:李 莉 娜2020-09-18 21:56:08
浏览

  北美观察丨50万亿被窃取 兰德公司揭露美国1%富豪暴掠社会财富

  当地时间9月14日,美国著名智库兰德公司发表了一份最新研究报告,称如今美国的大笔财富仅掌握在1%的少数人手中,社会贫富鸿沟正在不断加深。

  报告立即引起了美国各大主流媒体的关注。舆论认为,该报告解释了为什么美国富人越来越富、穷人越来越穷。该项研究发起人之一、美国风投专家尼克·汉诺尔表示,他们对研究结果“深感震惊”。

  不仅如此,疫情期间,美国正面临前所未有的财政危机,这也在进一步加剧了全美社会在教育、就业等诸多领域的种族不平等。  

  贫富差距日益增大,财富掌握在1%的少数人手中

  兰德公司研究了1945年至今的美国收入分配和经济增长。研究发现, 1945年至1974年,以及1975年至2018年之间的收入分配,存在明显差异。

  美国知名商业月刊《快速公司》对兰德公司的研究进行了高度概括:美国大量社会财富已经集中掌握在1%的极其富有者手中,多年来,他们从金字塔下面90%的大众手中“窃取”了50万亿美元。如此规模的贫富差距不仅极大降低了国民生活水平,而且也是导致美国社会动荡的重要原因之一。

  兰德公司的研究显示,在1945年至1974年间,不合理、不公平的收入分配严重加剧了贫富分化。若非如此分配不公,90%的美国人在2018年的年均收入总和,应当比他们当年的真实收入多出2.5万亿美元。值得注意的是,2.5万亿美元相当于美国当年国内生产总值的12%,且比当年国民收入的中位数高出两倍还多。

  分析认为,2.5万亿美元足以让90%的美国人月收入比目前增加1144美元。若美国在1945年至1974年间能够合理分配财富,工人们如今的年薪应该能达到92000~102000美元,而非目前的50000美元左右。

  不仅如此,对于美国低收入(年收入低于其他75%美国人口)的适龄、全职工作者来说,如果他们在1975年到2018年间的收入能与国民生产总值的增长大致吻合,他们的年收入早该由目前的33000美元提升到61000美元。同样,对于高收入者(年收入高于其他75%的美国人)来说,他们的年薪也应该由目前的81000美元升至126000美元。

  对兰德公司该研究项目进行资助的西雅图公平工作中心总裁戴维·罗尔夫表示:“该研究几乎解释了一切问题。它解释了为何美国民众一向如此愤慨,也解释了他们的经济状况为何如此不稳定。”

  美国民主党参议员桑德斯阅读兰德公司报告后发推,对美国财富分配的不公进行抨击。桑德斯写道:“1975年以来,美国社会对收入进行了大规模的重新分配,但其方向完全是错误的。 过去45年中,最底层的90%民众掏出了50万亿美元,而最富有的的1%却却拿走了50万亿美元,这使中位数的工人每年付出了42000美元。”

  兰德公司资深数学家卡特·普莱斯、经济学家凯瑟琳·爱德华兹均表示:“他们(1%的人)没有资格瓜分其余人的努力。”

  美国进步中心政策与策略高级副总裁本·奥林斯基也表示:“事实上,现在是整个美国在对抗那些金字塔顶端的1%人口。”

  半数美国家庭遇财务危机,经济问题引发健康隐患

  贫富差距日益悬殊之际,新冠疫情的应对不力无疑又雪上加霜,结果进一步加剧了美国社会在教育、就业等领域的种族不平等。

  据美国全国公共广播公司(NPR)报道,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学院与罗伯特·伍德·约翰逊基金会共同开展的一项调查显示,疫情期间,美国有46%的家庭面临严重财务危机。总收入10万美元的家庭中,20%左右的家庭正苦于“储蓄耗尽、无法支付租金、无法偿还信用卡和贷款”的问题。而在总收入低于10万美元的家庭中,遭遇财务危机的家庭比例则高达54%。报道称,调查进行时,联邦政府曾承诺将为失业者每周提供600美元的补助资金,然而,该计划却在7月中途夭折,进一步加剧了广大失业民众的经济负担。

  不仅如此,严重的财务危机已给国民健康带来诸多隐患。美国全国公共广播公司指出,近几个月来,许多面临健康、住房、财务问题的人,纷纷向洛杉矶法律援助基金会发出求助,希望可以帮助低收入群体解决包括就业、住房和医疗等方面的一系列问题。

  该基金会常务律师罗内特·拉莫斯表示:“我们所接到的每一个电话都有三个问题:或者付不起房租、或者失业、或者甚至买不起食品。”拉莫斯表示:“这些问题严重危害了求助者的身心健康,他们常常会为此血压升高,并且处在极度焦虑中。”

  财务危机因疫情愈演愈烈,加剧美国种族不平等态势

  在这场席卷全美的财务危机中,非裔、拉美裔以及其他有色人种遭受了尤为严重的打击。媒体分析,即使美国出台了数百亿美元的纾困法案,但是并没有在帮贫扶弱上起到关键作用。

  哈佛大学卫生政策和政治分析教授罗伯特·比尔顿表示,疫情之下,人们所面临的财务问题远比想象的更广泛、更严重。他说:“我曾以为来自多方渠道的补助资金可以帮助缩小不同种族之间的贫富差距,然而事实并非如此。”

  60岁高龄的非裔美国人格雷戈里·库珀曾在石油和天然气行业从事会计工作30余年。因为疫情,如今他不得不因为失业一年而带着年迈的母亲搬离休斯敦。库珀说:“我有工商管理硕士文凭,还有两项证书,但我的种族和年龄却让我在就业市场上毫无优势。”库珀表示,黑人失业率一直以来总是高于平均水平,他们往往最难从失业阴影中走出来。

  不仅如此,库珀还表示,疫情蔓延可能会加剧美国教育和就业领域中的种族不平等。对此,《时代》周刊指出,美国许多低收入工人家庭都是有色人种,他们更有可能患上哮喘、高血压、糖尿病,以及新冠相关并发症。然而,他们既从事着暴露在病毒之下,且容易遭遇病毒传播的职业,同时也是最缺乏医疗保险的群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