拯救大衰退:让地球“停转”30天,是否为时已晚?

来源:人民网 编辑:李 莉 娜2020-03-27 11:19:13
浏览

  谁来拯救全球经济大衰退

  文/刘裘蒂

  发于2020.3.30总第941期《中国新闻周刊》

  仿佛不用打开在线电影网站,一部“世纪灾难片”就在我们眼前。  

  最近几周以来,随着疫情在欧洲、美国暴发,并且在全世界蔓延,六神无主的投资人和疫区人民眼看着一个美景乐园,顿时转化为地狱闸门。截至3月20日,美股在10天内出现了四次熔断,随之引发11个国家的股市熔断机制,全球重要股市都经历了过山车式的暴跌、暴涨、暴跌。

  从中国到韩国,再从意大利到美国,各国政府都进入“准战争状态”。问题是,敌人无所不在,它甚至悄悄地居住在我们的社区和同胞的身体里。在经历了2007~2008年的国际金融风暴后,这次,谁来拯救全球经济大衰退?

  华尔街眼中的大衰退

  去年8月基于中美贸易战而产生的“全球经济可能出现衰退”的预警,和目前基于全球疫情扩散而形成的经济冲击相比,不是一个量级的——眼下的危机几乎以猝不及防的速度像海啸般袭来。

  全球经济大衰退不但已经到来,而且它造成的严重程度可能超过二次世界大战,可与美国1929年开始贯穿整个1930年代的“大萧条”比拟。

  路透社在3月16日到18日对41名美洲和欧洲经济学家的调查显示, 接受调查的41名经济学家中,有31人(76%)认为全球经济已经处于衰退之中。

  整体而言,几周前被许多华尔街分析师列为“最坏情况”的数据,现在已经成为他们分析的“中间情况”。

  目前各家预测的今年全球GDP增长率,范围在-2.0%到+2.7%之间。综合各种数据的预测,全球经济将增长1.6%,约为1月份华尔街分析师调查预测3.1%的一半,这也是自2007~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最低的一年。实际上,这些数据很可能随着疫情扩散或失控而变得更为恶化。

  摩根大通全球经济研究主任布鲁斯·卡斯曼认为:“新冠肺炎的冲击将导致全球衰退,因为在2月至4月的三个月中,几乎所有国家的经济都在收缩。”摩根大通在3月18日发布的报告预计,美国第二季度经济将收缩14%。

  美银美林全球经济主管伊森·哈里斯认为,在三大经济体中,美国和欧元区将出现负增长,而中国的增长预计为1.5%。哈里斯表示:“我们关于病毒冲击的第一篇文章的标题为‘糟或更糟’,现在应修正为‘实在是糟或更糟’。我们现在预计,新冠病毒会在2020年引起全球性衰退,其幅度与1982年和2009年的衰退相似。”

  劳动力市场是了解经济震荡幅度的一种方式。美国银行预计,美国失业率将翻番,第二季度每个月约有100万个工作岗位流失,共计350万。美国劳工部在3月26日可能宣布,首次提出失业补助的申请者达到300万人,这是1982年衰退期纪录的四倍以上。摩根大通经济家在3月20日表示,这只是第一波新增的失业人数,未来失业率可能从目前的3.5%激增至20%。

  而事态只会变得更糟。美国银行预计4月将进入低谷,随后“经济将非常缓慢地恢复增长,到7月经济将变得比较正常。”唯一的好消息是:“尽管下降幅度很大,但我们认为这将是短暂的。”

  高盛首席经济学家扬·哈齐乌斯认为,疫情驱动的衰退不会比1981~1982年和2008~2009年的严重衰退更为糟糕,但将比1991年和2001年的温和衰退更为严重。他因此在3月18日将全球2020年增长预期大幅下调至1.25%,原因是美国和欧洲的疫情有所加重,而中国的数据也很差。他预计,今年欧盟、日本和英国的GDP将完全萎缩。

  3月20日高盛发布的最新预测显得更为悲观:美国可能会看到第一季度经济年率下降6%,第二季度经济年率下降惊人的24%。桥水基金的研究显示,未来三个月美国经济将以30%年率缩水。

  摩根士丹利表示,预计中国首当其冲,将在第一季度面临经济收缩,然后世界其他地区第二季度受到更大的冲击。估计中国的经济将在第一季度萎缩5%,然后在2020年其余季度恢复增长。尽管第二季度美国经济将萎缩4%,但欧元区将面临最大的降幅,全年增长将下滑至-5%。

  雅文资本投资委员会主席斯蒂芬·艾萨克斯对美国电视网CNBC表示,新冠病毒危机“史无前例”,因为在长期的牛市下,杠杆和超买股票的水平已经达到创纪录的水平。

  IHS Markit在3月18日将对2020年世界实际GDP增长的预测下调至0.7%——这一指标低于2.0%,则表明出现全球性衰退。

  德意志银行的经济学家指出,全球第一季度和第二季度的季度GDP下降幅度将“大大超过至少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的纪录”。

  值得关注的是,即使疫情严重的国家实施地区性工厂、商店、饭店和学校的关闭,病毒传播的拐点何时到来、其经济后果如何、重疫区是否会继续转移或扩散,这些问题仍存在着极度不确定性,从而可能造成以上这些预估随时被推翻重写。

  刺激政策与抗疫目标的“纠结”

  对新冠疫情导致全球经济衰退的预测,给各国政策制定者施加了极大的压力。他们一方面采取措施,限制商业活动以应对健康危机;另一方面又急着注入足够的刺激措施,寄望一旦病毒传播得到控制,需求就会增加。不幸的是,这两种动力有可能彼此抵触。

  在疫情严重的地区,政府的政策应该把“纾困”放在首位,让因隔离检疫和“保持社交距离”指令而受到打击的餐饮业和服务业、由于病毒传播而严重萎缩的航空业和旅游业,以及大量失业潮群体得以渡过难关。然而,过早刺激消费,或为了刺激经济而过早复工,反而会延长病毒对于经济的冲击,并加深投资者担忧的不确定性。

  世界主要经济体的中央银行和政府,在最近几周内分别部署了大规模的财政和货币刺激计划,以期缓解限制出行和应对新冠病毒大流行而关闭工业所造成的经济动荡。

  在武汉疫情暴发之初,中国政府出台了数十项举措,以支持受疫情严重影响的企业,包括中国央行设立了3000亿元人民币贷款,向主要全国性银行以及包括湖北在内的多个受灾严重省份的地方银行提供资金。

  中国央行在2月17日下调一年期中期借贷便利(MLF)利率至3.15%,并且从3月16日起,对达到考核标准的银行定向降准0.5至1个百分点,对符合条件的股份制商业银行再额外定向降准1个百分点,支持发放普惠金融领域贷款,释放长期资金人民币5500亿元。今年以来,央行两次降准已释放了1.35万亿元长期资金。

  据半岛电视台报道,中国政府将释放数万亿元人民币的财政刺激计划,用以刺激基础设施投资,并启动高达2.8万亿元人民币(合3940亿美元)的地方政府特殊债券给予支持。